当前位置: 首页 > 游戏新闻 > 游戏新闻 > 中国航天范的战斗机甲什么样?王者荣耀英雄示意:白橙配色腰系红色中国结

中国航天范的战斗机甲什么样?王者荣耀英雄示意:白橙配色腰系红色中国结

发布时间:2022-11-18 11:46:38 来源:菜鸟-下载 作者:谷雨实验室

宇仔形容火箭发射的时刻,四周的颜色饱和度突然变低,白白灰灰的。只有火箭下方喷射出的火焰,极度鲜艳,极度热烈,“就像一张油画,视觉冲击非常强烈,”宇仔说。声浪和热浪持续了三分钟左右,梦天舱从他们头上飞过,穿过大气层,进入更遥远的宇宙。

撰文丨郝库 编辑丨金赫 出品丨腾讯新闻 谷雨工作室

倒计时

10月31日,发射已经进入倒计时。和你想的一样,一架火箭升空之前,时间是按分秒精确计算的。在海南,文昌,椰风树影的环绕里,无数人在沉默地忙碌着。这次要发射的是梦天舱。珂大三天前来到这里,他30多岁,不是坐在指挥部里倒数“5、4、3、2、1”的人,而是王者荣耀的游戏场景设计师。而此时,他和他的同事们,也已经进入倒计时。

梦天实验舱等待发射 ©人民视觉

一款新的游戏皮肤即将发布。他们在酒店开会,在车上开会,或者举着手机和远在成都的同事开会。他们修BUG,或者给皮肤的影子补上点儿光,反正不到最后一刻,作品是修改不完的。

团队来此的任务之一,是拍摄梦天舱发射的场景,用在新皮肤CG视频的混剪中。那天珂大回到酒店时,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一点多。酒店大堂里基本没人了,但几位同事还在开会,为CG动画做最后的修改。过去一段时间,他们一直是这么过的——他们希望在有限时间内做到最佳效果。珂大不知道他们开会到几点,但他实在困了,第二天还要起个大早。此时距离新皮肤爆料不足24小时,天亮之后,CG动画就要正式上线。

去年11月,珂大接到任务,王者荣耀团队要与中国航天ASES合作,开发一款航天相关的皮肤。初听消息时珂大很兴奋,他从事游戏设计行业15年,和大多数人一样,他觉得航天是伟大的、严肃的,事关整个人类的,同时又是离我们最远的。但最近一年的工作和近在咫尺的发射,让他拥有了新的感受。

在互联网上,你能轻易获知这次发射的意义。梦天舱发射对接成功,意味着中国空间站主体构型基本完成。空间站是太空中的大型实验室,其中梦天舱主要面向微重力科学研究,设有流体物理,材料科学等学科实验柜。据中国空间探测技术首席科学传播专家庞之浩说,未来几年,中国空间站将成为“航天器母港”,根据需要发射新的科学实验舱。空间站建成后,能上天的除了航天驾驶员,还有航天工程师和载荷专家,他们将在那里进行更复杂的科学研究,“为日后的载人登月乃至载人登火项目奠定基础”。

让一款人们捧在手中的游戏,与遥远的宇宙产生联系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人们乐于仰望星空,很多时候心怀崇敬,将之视为生命的来处或时间的另一种形态。要把探索宇宙的宏大命题,安放在一款游戏皮肤上,最重要的事或许就是选择合适的英雄。

皮肤是英雄的造型,与英雄的气质相连。珂大觉得,盾山是和航天皮肤最匹配的英雄。常玩游戏的人知道,盾山是个憨厚的大块头,辅助型英雄,善于帮队友抗伤害,必要时还可以保护防御塔。“它的定位和设计原皮(原先的造型)给人很强的保护感,它的剪影很大,有两块巨大的盾牌。整体造型比较圆润,不是尖锐的、有攻击性的那种。”珂大说。他们给这款皮肤的名字是“盾山·梦圆繁星”。

©王者荣耀

刚开始的设计还算顺利。这次盾山新皮肤的设计,交给了宇仔,这是他第一次参与和航天部门的合作,自觉是件非常重要的事。接到任务后,他花费将近一个月时间,将航天器融入盾山的造型中,盾山变身成为航天机甲。但最初版本出炉后,一个细节引起了设计团队的注意:盾山的头是三角形的,这在游戏设计中,会让角色看起来略带攻击性。珂大觉得,这款皮肤的设计应该符合中国航天的气质,它不会给人很强的攻击性。最终,盾山的脑袋被改成圆形。

三年前,宇仔加入王者团队,成为游戏皮肤设计师。他热爱机甲,收藏了近300个机甲手办,专门把卧室腾出来一块儿存放它们。至于航天呢?“对未知的探索,创作者都喜欢相关的内容。”宇仔说。人类探索宇宙的逻辑也有相似之处,这种渺小的生物企图借助智慧,去到更远的地方,延展自身的存在。“像大航海时代人们去海洋冒险的感觉。”珂大说。

人们在淇水湾沙滩观看长征五号B遥四运载火箭升空 ©视觉中国

10月31日,搭载梦天舱的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在海南文昌发射。上午十点,珂大就和同事们赶到龙楼镇,去往一家民宿的四层天台。这里距离发射点3公里左右,视野开阔,周边是海南常见的椰子树。庞大的火箭发射塔伫立在不远处,于是等待的时间就显得过于漫长。同事们在天台开会,或者远程沟通工作。距离发射还剩5分钟,天台会议室立即安静下来,人们起身往发射塔的方向凝望,不少人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望远镜。

和很多人一样,他们在电视里看到过无数次火箭升空的场景,但亲身经历时,还是会有非同寻常的感受。15点37分,火箭准时点火发射,人们感到一阵热浪奔涌过来,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,发射塔周围的植物在震荡。人群在呐喊。“就两个字,震撼,很震撼。”珂大说。他早早举起手机,手机开着录像,但一秒钟也没舍得盯屏幕,因为“不想眼睛离开火箭”。

宇仔形容火箭发射的时刻,四周的颜色饱和度突然变低,白白灰灰的。只有火箭下方喷射出的火焰,极度鲜艳,极度热烈,“就像一张油画,视觉冲击非常强烈,”宇仔说。声浪和热浪持续了三分钟左右,梦天舱从他们头上飞过,穿过大气层,进入更遥远的宇宙。

长征五号B遥四运载火箭发射瞬间 ©人民视觉

比遥远更遥远的地方

为了让团队更好地学习中国航天的专业知识,2022年初,在成都,王者团队邀请来了一位航天科普专家。那是一位老先生,头发稍白,戴着眼镜,白色衬衫扎在裤子里,“一看就是知识分子,”珂大说。

老先生年少时曾数次见过钱学森,是经历过中国航天史的人物。宇仔记得,当时他给设计团队讲了中国航天的发展历程,展示照片,其中有当年的航天设计图,像是手绘出来的,细节丰富但工整。另外的照片里,是一些穿着蓝色中山装的人,绿白色块的墙面凸显了年代感,人们身边摆放着当时国内最先进的航天器。“那种反差让你非常震撼,非常奇妙。”宇仔说。

中国航天的发展经历了几代人。1956年2月,钱学森向中央提出《建立中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》,此为中国航天事业的起点。1970年,东方红一号发射,这是中国的第一颗人造卫星。此后,几代航天人继续投入到探索宇宙的事业中。2003年,神舟五号发射,中国首次实现载人航天。宇仔记得,那时跟父母坐在电视机前看直播,像是在庆祝节日。最近几年,我们能感觉到火箭升空的次数越来越多,去的地方越来越远,我们谈论的话题也从地球拓展到月球、火星。事实上,随着航天技术的发展,宇宙似乎离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更近了,这也是王者团队将游戏与航天结合的最初动力。

神州五号航天员杨利伟 ©人民视觉

亲眼见到航天前辈,游戏的同事们感觉很敬佩,但不免也有点儿距离感,在他面前“不太敢说话那种”。不知道是不是看出后辈的拘谨,老先生对这些年轻的朋友说,参与到这个项目中,你们也是“航天人”。这句话让珂大十分激动,仿佛自己也成了伟大事业的一部分。那个遥远的“航天”来到了他面前。

没人会拒绝航天和宇宙的吸引力,对遥远与未知的好奇心是人类最顽固的DNA。珂大记得,当时游戏团队的同事们问了不少问题,火箭的发射过程、空间站的运行原理,或者“为什么航天器都是白色的?”不少问题与他们的工作无关——甚至有人问,宇宙中真的有外星人吗?

去年年底,宇仔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八研究院(简称“八院”)参观。进到里面,他就感觉四周场景“非常干净非常白”,墙是白的,机械是白的,工作人员穿的衣服也是白的。他观察周围的人,二十多岁,跟他差不多年纪,猜想是毕业没多久。在那个非常白的环境里,巨大的梦天舱正在组装。他想到眼前这个大家伙,不到一年后就要去往宇宙,“那种感觉非常奇妙,”宇仔说,“机械感与神圣感相结合的感觉”。

八院创建于1961年,他们的前身是上海市第二机电工业局,现在已经成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三大总体院之一。八院随中国的航天事业一起成长。上世纪60年代,他们设计研制了探空火箭,为高空气象探测工作的开展创造了条件;70年代,国家组织研制长征三号三级液体火箭,他们承担其中的一、二级;八九十年代,运载火箭技术日臻成熟,气象卫星和通信卫星不断发射成功——以往的成绩并不全都耳熟能详——科技的发展不是倚靠天才的灵光乍现,而是靠无数没有名字的人日积跬步。再后来,中国的载人航天工程、探月工程、火星探测工程,全都有八院的参与和重要贡献。

在这次的发射项目中,八院除了抓总研制梦天实验舱,还承担了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4个助推器的研制工作。这个型号的火箭有个流传更广的名字,“胖五”。它是中国近地轨道运载能力最大的火箭,运载能力可达25吨。发射过程中,合抱在火箭芯级上的4个助推器,提供火箭90%以上的起飞推力,在500秒之内,将23吨的梦天舱送入预定轨道。

一些人或许会将航天工作者想象地过于遥远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去年底宇仔第一次见到八院的航天工程师,发现他们跟自己也差不多大,聊的话题大多类似。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还问他们,“你们为什么选盾山不选盘古?”盘古也是游戏中的英雄之一,是传说中的创世神。

为了让玩家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,玩家使用盾山时会触发特殊音效,比如火箭发射时“5、4、3、2、1”的倒计时,这些声音就来自中国航天ASES的航天工程师。今年秋天,两位航天工程师在上海,为盾山的新皮肤配音。阿锅是在录音棚见到他们的。阿锅是王者荣耀宣发运营,他记得,工程师们看起来30岁上下,穿着深蓝色的衣服,戴着眼镜。刚到的时候,他们显得有些拘谨,话不多。“可能他们没有接触过游戏相关的工作,不知道如何着手。”阿锅猜测。

盾山 ©王者荣耀

但当他们聊起具体创意的时候,出乎阿锅意料的是,他们提供了不少有意思的想法。比如航天员和地面人员的日常对话:“你听我声音怎样?”“我听你声音很好。”宇宙通信中总有信号干扰,所以每次通话前,双方都要确认一下信号是否正常。这个创意后来加入了盾山皮肤音效,不过不玩游戏的朋友或许不知道,作为一个不会说话的机器人,游戏里盾山的回复是“……%……&¥%4”。

与航天类似,设计一款航天相关的游戏皮肤,任何一个细节的偏差都无法容忍。在原先的设计海报中,盾山的太阳能电池板是蓝色的——他们参考了主流媒体的相关图片资料。但航天工程师告诉他们,这是错的。中国空间站的太阳能电池板是棕色的,它是中国航天独有的柔性材质太阳能板,能够实现二次展开,是世界上转化率最高的太阳能设备。

一位成熟的设计师会告诉你,设计往往不是来自灵感乍现的瞬间,而是需要做好每一步具体的工作。接到盾山皮肤设计任务之后,设计师们找了不少资料,书籍,或者相关的纪录片。王者荣耀美术组负责人欧文告诉我,“要更好地理解其原理,才能去更好的做皮肤的设计表现。”

这次发射的梦天舱,其中一处亮点是舱体上的机械臂,它是“可以行走的”大型7自由度机械臂,可以抓取货物,进行舱外维修、救援,甚至释放小卫星。中国航天ASES的工作人员向他们解释机械臂的原理。它就像人的两条腿一样,一条踩在盒子上,另一条伸出去,踩另一只盒子,再以这个盒子为支点,抽出另一条腿,踩第三个盒子。舱体上有一些“接口”或“卡槽”, 机械臂可以在空间站上行走。盾山的技能之一是伸出手臂抓人,于是设计团队就将机械臂安在了盾山身上。

让幻想落地

2018年,王者团队与航天部门就开始尝试合作,推出鲁班太空探索皮肤。那一年被中国航天人称为“超级2018”——全年37次火箭发射全部成功,中国成为全球年度航天发射次数最多的国家;北斗三号基本系统完成建设,开始提供全球服务;年底,嫦娥四号发射,并在次年1月成功实现人类首次月球背面软着陆。“航天是公共议题,”科科说。他是王者荣耀的品牌经理,他觉得,随着中国航天不断向宇宙更远更深处探索,那些听起来遥远的存在也显得不那么遥远了。

鲁班皮肤推出之后反响不错,更多的航天皮肤提上日程。这次,双方都想让合作更进一步。王者团队希望能借梦天发射的时机,打造一款更硬核、更能反映航天科技发展的皮肤,让更多人通过游戏这个内容形式,了解科技的美感和宇宙的浪漫。但做游戏毕竟不是搞科研,他们必须在游戏的想象力和硬核的航天技术中间取得平衡。

珂大告诉我,最初的脑暴会上,有同事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。盾山的技能之一是与防御塔合体,起到保护的作用,在新皮肤中,可以将此技能设计成空间站对接的样式。珂大觉得,这个设想让人眼前一亮,如果能最终落地,视觉效果也会很吸引人。但问题在于,如果设计成空间站对接,在尊重空间站原有形象的前提下,游戏中防御塔的剪影就会被破坏,导致玩法被破坏。最终,大家否决了这个设想。

为了让新皮肤的故事更丰满,王者团队专门打造了两条CG视频,作为新皮肤的故事背景。其中一条长达9分多钟,讲述了一位女航天员,从小在父亲的影响下,不断挑战自我,实现航天梦想,保卫家园的故事。为了让故事更有电影质感,这次的CG视频第一次大范围尝试了UE5的动画引擎技术,绑定逻辑上采用了更为复杂的非线性混合计算方案,简单来说,就是能让人物、画面更真实自然,再加上面部捕捉技术,让人物情绪传递更加到位。

珂大提醒同事们,设计这款皮肤的原则之一是,不能让它看上去不像中国空间站的设计。接到这个任务之后,珂大看了不少资料。主要观察中国航天器的元素,空间站舱体的细节,它们的材质、颜色如何。珂大觉得,中国的航天器看上去富有整洁感,简明又规整,“远看不花,但是近看又有很多小细节在里面”。

这也导致了盾山皮肤一个有趣的修改。宇仔记得,最初,盾山的手指被设计成红色,因为手是盾山的攻击部位,红色能让玩家更易分辨。对于游戏设计者来说,首要关注的永远是玩家的体验,就像脱口秀演员总是想让观众笑出来。在主要攻击部位使用高亮颜色,能显著提升游戏的打击感。但团队发现,红白两色更像别国航天器的配色,用在这里总有些怪怪的。最终,红色被替换成橙黄色,颜色来自中国航天标准VI色卡。

航天的工程师们对自己的工作充满热情,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不合理的细节。原先的CG视频里,有一幕火箭发射的场景。火箭直直升空,就像我们以往在电视里看到的一样,没人觉得有什么问题。但对于专业人士来讲,这就是一个技术上的错误。火箭发射之后,会遇到气流和阻力,这使火箭在高速推进中形成微小的倾角,而不是人们以为的垂直上天。至于空间站的对接,CG团队原以为就像瓶盖拧在瓶子上,有一个旋转的过程。旋转对接显得更有力量感,像是完成合体的变形金刚。但航天的工程师告诉他们,这是一个相对静止的过程。“为什么对接很难?难就难在它们要保持相对静止,而不是旋转的状态”。

很多时候,这种细致是他们对中国航天取得的成绩的尊重。事实上,交会对接是空间站建造的核心技术之一。近地人造卫星的运动速度高达7-8公里/秒,想要完成“交会”任务,需要使两艘航天器在太空中的相对速度为0,有科普文章将其比喻成“在急若流星的速度下跳一曲轻盈的双人舞”。人类航天器首次交会成功是在1965年,美国双子座7号与双子座6A号飞船交会,两者的发射时间相差11天。但因为飞船不具备对接能力,它们在距离彼此30厘米时不再接近,两艘飞船的航天员互相给对方拍了张照片。

此后,美苏各自在手动与自动交会对接技术方面发展。那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事。中国采取了手动、自动同时发展的模式。2011年,神舟八号与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完成自动交会对接;次年,神舟九号发射,航天员刘旺操作飞船,实现手动交会对接。到2021年,神舟十二号与天和核心舱形成组合体,从飞船发射到交会对接完成,仅用6.5小时。十年前的神舟八号用了两天左右。这是目前在全球范围内领先的快速交会对接技术。

我们的家

11月2日晚上8点,盾山新皮肤正式发布,一小时后,王者团队登上离开海南的飞机。宇仔抓紧时间,在社交媒体上看玩家对新皮肤的评价。其中一条评论让他欣喜,有玩家发现,CG视频里盾山在宇宙中漂浮的时候,身体展开,特别像一朵茉莉花。这是连他这位皮肤设计者都没想到的细节。《茉莉花》是那支CG视频的主题曲,几个月前的元宵节,航天员王亚平也在空间站弹奏了这首曲子。“像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呼应。”他说。

CG故事里,那位梦想去往更远太空的小女孩,终于成为一名航天员。她看到了更远更美的风景,漫步在土卫二的冰层,看到光环映照下的羽状喷流,在火星平原上看蓝色的落日。那颗心中的小小种子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,支撑起梦想、信念和专属航天的、探索宇宙的浪漫。

视频里的航天员 ©王者荣耀

盾山新皮肤的设计中,珂大最满意的细节是中国结。在去八院参观之后,他们决定将中国结的设计加在盾山身上。当时他们看到了空间站里的实时画面,发现航天员们除了没在地球上,以及平时会执行一些任务,日常生活跟普通人很相似。宇仔印象特别深的画面是,空间站里挂着小老虎的布偶、中国结,“他们跟我们一样过正常的生活。”宇仔说。

CG中的航天员想起小时候问父亲的问题,“我们为什么要建中国空间站?”父亲告诉她,因为这也是家,“有了家,我们才可以出远门”。就像盾山身上的中国结一样,科科觉得,这可能是独属于中国人的浪漫。“只有中国人才会把它(空间站)理解成一个家,我们从这里出发,这是中国人独特的情感共鸣。”他说。

至于盾山呢?这个大块头憨厚又沉默,宽大的、圆筒型的臂膀张开,像是要把你拥进怀里。宇仔觉得游戏作为一种文化产品,承载了当下的社会情绪,人们对现实的理解和对未来的期许。而盾山,或许是“一种自信的体现”,“它(盾山)如此巨大,有力量,但他愿意放下力量带给他的骄傲,保护别人,成为别人的盾,这种力量会显得更加高贵。”宇仔说。

盾山 ©王者荣耀

宇仔又聊起他喜欢的机器人。同一个机器人,经过几十年发展演化,不同设计师去诠释它,为其增添新鲜的养料。就拿他喜欢的高达来说,1979年第一款的设计很简洁,很接近一个皮套玩具。但三十年之后,人们制造出1:1大小的高达,遍布周身的各种细节满足了人们对它的所有想象。他希望这款盾山皮肤,也能像高达一样不断升级、迭代,让不同的人为它注入不同的灵魂。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时间。

或许传承比设计本身更让人触动。“就像是一种文化,从东方红一号,到现在的空间站,这么多代人为它(航天)付出,现在我们也是世界上唯二有空间站的国家。”他说。

在设计盾山皮肤的一年里,宇仔见到了航天前辈,也见到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,火箭载着梦天舱从他眼前飞向宇宙。现在,他觉得航天离自己很近。它会给每个人带来希望,“我们要到更远的宇宙去,拓展我们的家园”。

这次火箭发射,王者荣耀联合新华社快看推出“梦天实验舱发射直播节目”,数百万玩家在游戏里观看了直播发射。王者荣耀美术组负责人,已经是一位父亲的欧文觉得,年轻人通过这次观看,“会在下一代人心中埋下一颗小小的种子。这颗种子一直都在,那就够了。”

中国空间站距离我们约400公里,大概每90分钟绕地球一周。它经常从我们头顶飞过,在我们不曾察觉的时候。但如果你在某个夜晚抬起头,会看到一颗小小的“星星”划过夜空。或许人类并不孤单,那些遥远的地方也有我们的家。

版权声明:腾讯新闻出品内容,未经授权,不得复制和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
本文转载自原文章地址
标签: 王者荣耀 游戏 英雄 盾山 航天 空间站 游戏皮肤 梦天舱 谷雨
最新下载更多 >

Copyright 2019 浩特手游网(www.hhhtrc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 湘ICP备2021007573号

温馨提示:适度游戏,切勿沉迷游戏,未成年人需家长监护下载游戏

举报信息框
举报